火车网,www.432k.com
天气问答
  • 标题: 乘坐53个小时的青藏铁路到拉萨是怎样的体验?

    提问者:网友

    更新时间:2022-09-26 04:48:06

详细说明:

  乘坐青藏铁路到拉萨是一种怎样特别的体验?听说风景绝美,会逐渐有高反吗?

全部回答
网友回复:

  我是2017年7月,第二次进藏,毅然选择乘火车进藏,抱定一个目的,就是要欣赏一下,天路之上的美好风景。
我是从北京西客站出发,乘坐Z21次列车,比硬卧加了大约500元钱,选择了软卧车厢,可能是进藏列车的关系,比起其他软卧车厢,空间显得狭小一些,下铺的下面不好安放大件行李,好像有一些供氧设备。列车运行大约40个小时,到达拉萨。

  终于如愿以偿,踏上了去西藏的路。
第一天在波澜不惊中度过。列车晚8点准时开车,经过一夜运行,第二天早上7点列车已经到达宁夏的中卫;中午12点到达兰州;下午3点到达青海西宁火车站,从此时开始列车驶入“青藏铁路线”。
青藏铁路起于青海省西宁市 ,途经 格尔木 市、 昆仑山 口、沱沱河,翻越 唐古拉山 口,进入 西藏 自治区 安多 、 那曲 、 当雄 、羊八井、 拉萨 。全长1956千米,是重要的进藏路线,被誉为天路,是世界 上海 拔最高、在冻土上路程最长的高原铁路,是中国 新世纪四大工程之一,2013年9月入选全球百年工程,是世界铁路建设史上的一座丰碑。
西藏 一个神秘莫测又风光无限的地方,我选择乘火车进藏,更加期待的是美丽天路的沿途风光。果然不负我望,从西宁至拉萨 饱览青藏高原的大美风光。

  出 西宁 站1个多小时,看到美丽的 青海湖 ,列车员告诉我们列车会沿着 青海湖 运行很长一段时间。

  晚7点列车到达“ 德令哈 ”火车站,此后不久进入夜间运行。
德令哈 是 蒙古 语,意为金色的世界。 德令哈 市,建政于1988年,是 青海 省 海西 蒙古 族藏族自治州州府所在地,是 全州 政治、教育、科技、文化中心,也是 海西 东部经济区中心。2016年青海、甘肃环线游曾经到过德令哈,城市不大,景色优美。

  青藏铁路(格拉段)起于 青海 “ 格尔木 ”,止于 西藏 “ 拉萨 ”。这里集中了青藏铁路的精华路段,不仅筑路难度大,同时也是风光最秀丽、最壮美的路段。

  看着地图中那一连串熟悉又陌生的地名,多么期待能够一 一去接近、去领略。遗憾的是大部分时间列车在夜间运行,在列车隆隆的运行中,那美丽的风景与我们擦肩而过。列车夜间运行,寂静的车厢空无一人,只有我默默冥想,列车现在到了哪里?
在青藏高原上火车走行的非常平稳,车厢内也非常安静。但是仍然能感到海拔高度的变化,我的感觉就是需要深吸气,好像氧气不足的感觉。
从 格尔木 以后海拔持续升高,看一下我的手表(可以显示海拔等信息)海拔高度大多在4500米。而昨天下午在 青海湖 沿线的海拔高度大多在3000米左右。一下上了1500米。还有气温的变化,车厢内的温度大约在12-14度,比昨天下午低了很多。

  凌晨6点,从睡梦中醒来,我已经登上青藏高原。此后就一直守候在车窗边,不愿放过每一道风景。

  太阳升起来了,大地染成了橘红色。

  西藏的天是那么蓝,景色是那么美。

  高山、湿地与绵延不断的篱笆墙构成一幅美丽图画

  

  

  天上云层慢慢增厚,山体与云层浑然一色,近处的湖水依然亮丽养眼。

  不知这是什么地貌,为什么会形成如此夸张的色彩。

  如此圆润的“馒头山”

  蓝绿颜色成为主色调,大地蓝天成为绚丽的调色板。

  彩色的草场上,那蓝色的河流格外夺目。

  早上8:40到达那曲火车站

  这里也是牦牛的家园

  高原上的河流蜿蜒曲折

  7月天气,山上依然白雪皑皑。

  湿地、河流同窗呈现

  河滩上的藏寨

  河岸两边见到一片片的油菜花,把大地点缀的更加绚丽多彩。

  河谷中开始出现小片的青稞麦田

  开始进入站区,目的地“拉萨”就要到了。40个小时的旅途,在高原天路美景的陪伴下圆满结束。

  顺利到达 拉萨 , 西藏 之旅正式开启。
7月1日中午12:28到达 拉萨 车站。感觉 拉萨 戒备森严,武警加上协警还有城管都在防范藏独分子。据导游介绍,从2008年3月18日,藏独份子制造事端后,就这样加强防范了,让老百姓有安全感。不准对执勤人员拍照,怕影响不好。
导游介绍 西藏 旅游的重要注意事项:来到高原,首先要预防高反(导游首推服药“高原安”),高原旅行当天不能洗澡,不能饮酒;二公共场合不要讨论政治和达赖,不准拍照武警;三尊重当地的风俗;四注意保护环境和车内的卫生;五做好吃苦耐劳的准备。

网友回复:

  没有乘坐53个小时,坐的是从上海出发直达拉萨,全程耗时47小时23分钟的 z164次列车。最近一次冒出前往西藏的想法是在 2020 年的11月23日,但当时驾照还没考完,跟团对于一个摄影师来说又是毫无体验的,于是这个想法就转瞬即逝了。4 天后,我躺在床上,脑海中又再次冒出了前往西藏的念头,久久不能入眠。打开手机看了看“上海 → 拉萨”的火车票,虽然春节期间的票还不能预定,但那一刻我已经明确知道,春节去西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。也许有人问,为什么不选择飞机进藏,速度比火车快,价格还便宜?但我认为,坐火车进藏,会有那份接近圣地的神秘感,并且你可以沿途慢慢欣赏青藏高原那壮阔的景象。孙悟空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,比飞机要快多了,但未曾经历过磨难,又如何能取来真经?从我决定前往西藏的那刻起,每天晚上都兴奋得难以入眠,以至于连续失眠了一周…后面调整了下心态,告诉自己说离出发还有两个多月呢,先做好眼前的事,等订完票后再决定这些也不迟,这才放下脑中的念头。也许因为现在是淡季,又或者是“新冠”再次在多地出现,出发前 30 天,我轻而易举的就抢到了那辆号称进藏最美列车之一「Z164次列车 上海 → 拉萨」的火车票,但随之而来的也是各种难以抵抗的情绪:
我怕在我旅途期间“新型冠状病毒肺炎”再次大规模爆发;我怕在火车上待 47 个小时的那种无聊感;我怕在西藏没有做好保暖措施而患感冒;我怕自己抵达西藏后会出现高反却无人帮助;我怕不懂藏语在拉萨会出现沟通障碍;我怕…终于日盼夜盼,来到了出发当天,将所有东西全部打包完成,并把行程表发给了我最信任的两个朋友后,便踏上了本次旅途。

  「Z164次列车」上海 → 拉萨2021年02月06日,除夕夜前 6 天,早晨起床后,我匆忙地来到先前预约的地方做了核酸检测。由于当时的上海有本土病例,各地对从上海出发的人员都有着不同的规定,西藏则必须持有 7 天核酸检测阴性证明方可进藏!

  
也许是因为邻近春节,大家都准备返乡过年,做检测的人还真不少,但是速度特别快,排了 1 小时便已轮到我,做检测的小姐姐这么看还真不赖哟~

  
晚上抵达火车站后,发现前往西藏的列车在上海站比较特殊,专门给了一个候车室,心理还有点小激动,感觉自己像是个 VIP 贵宾。

  
候车室里的人很多,但这辆车全程会停靠 16 个站点,每站过后乘客都将陆续减少,只有到了西宁站换乘供氧列车时,才可以确定剩下的基本都是进藏的游客。

  在列车运行路线【拉萨 → 西宁 ↔ 上海】标识前, 大家都纷纷拍照纪念下这一时刻~

  
去往西藏的列车和普通绿皮车没什么太大的区别,都是“硬卧”一间6人,“软卧”一间4人。由于是高原地区,休息不足容易导致高反加重,所以这次给自己买了个软卧票(可惜是上铺),也正好尝试一下绿皮车中的高级待遇~

  
刚运营的列车洗漱台都是非常干净的,但我想随着时间的推移,一定会变得越来越脏…

  
“啤酒饮料矿泉水,花生瓜子八宝粥。”列车运行后,我又听到了这句熟悉的语句。依稀记得上一次听到这句话,还是在小时候和家里人去广州时坐的硬卧,当时高铁还没有那么发达。

  
跟我一个包厢的人陆续在苏州、无锡都上了车,得知包括我在内一共有 3 人都是到拉萨的,这让我还有点小兴奋,一路上大家都可以相互照顾。

  
出发当天是晚上,大家收拾完东西,洗漱完毕就都尽早上床休息了。

  
当然也有夜猫子在不断刷着抖音的,以及带着耳机听着音乐沉醉其中的~

  
凌晨 5 点,被过道的一阵嘈杂声吵醒,发现已经抵达郑州站,一节车厢的 4/1 人都下了车。

  
再次醒来列车已经行驶在河南省三门峡区段,窗外辽阔的土地,是我这个从小生活在大都市中的人没见过的场景,那时那刻,让我更想走出去到更远的地方看看。

  
列车上的伙食并不是特别理想,去餐车吃的话,人均基本都要 60 RMB,而一般选择坐绿皮车的,除了像我这种是去体验生活的,要么就是学生穷游,要么都是农村人民。60 元一顿饭对他们来说还是很奢侈的,所以餐车绝大多数时间基本都是空无一人的。

  
那么自带泡面则成了大多数人的选择~ 但车上的饮用水并不是开水,使得我只能煎熬地吃下了这碗“温水煮泡面”。

  
抵达西安站,车上的人几乎少了一半,这也使得整个车厢安静了许多。

  
同包厢的一个妹子在凌晨到站就下车了,床铺一直空着,直到列车抵达西安站,又来了一个新的妹子,问了一下,终点站也是拉萨。

  
一位母亲带着他大概 6 岁左右的女儿也搭乘在这辆列车中,不知道她们最后的目的地是否和我一样。

  
隔壁车厢的一位大哥靠在墙边静静地望着窗外发呆,不知道是不是正在心心念叨着远在他乡的妻子和孩子。

  
此前买了 GoPro 吸盘是准备开车时使用的,没想到在火车上被我发现了新用途,但是这辆车的车窗玻璃很脏,想着晚上要换车,风景都在另一辆车上才能看到,所以就没有去擦玻璃。

  
48 小时的行程,信号时有时无。

  
选择听歌是一个打发时间的好方法。

  
当然,文艺青年们也会选择看书。

  
但不管做什么事情,坐那么久的火车,难免会有一丝疲劳,此时小睡一会是最好的解决方法。

  
下午 4 点左右,列车已经驶入甘肃省境内,看着窗外的风景,辽阔的土地,安和的村落,郊外的城区,耳边传来一阵阵列车轮胎和铁轨的隆隆声,这些以前看来都是在电影中才会出现的场景,那一刻它们就在我眼前飘过。

  
我感觉自己像是陈奕迅歌里的“孤独患者”,和列车常常驶过的那些空无一人的站台一样寂寥。但后来想想,其实不然。身边的孤独,只是因为多了一个不会搭讪的陌生人。

  
列车提前 30 分钟抵达了兰州站,原本在这站停留时间就有 20 分钟,这意味着我们将在这站停留 50 分钟。

  
兰州已经地处中国中西部地区,空气明显比之前好了不少,由于停靠时间较长,大家都难得地下车活动活动筋骨。

  
中国西部的日落普遍较晚,即使是在冬季,兰州也要将近晚上 7 点才会慢慢天黑。

  
突然想起自己之前还没和列车运营路线牌合影,急忙回到包厢拿起三脚架,一顿乱拍猛如虎…

  
驶出兰州站后,我下意识地打开手机看了看当前海拔,已经是在 1600m 以上了,此时的身体还没有任何不良状况。

  
抵达西宁站后,所有乘客带上行李离开陪伴了我们一天一夜的绿皮车,在站台对面换上了传说中的高原供氧列车。

  
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,在西宁帮同车厢的妹子把行李抬到上铺后,竟感觉自己特别喘。于是又打开手机看了看海拔,才只是在海拔 2150m 左右,这不禁让我对后面的行程有种种担忧。

  
还是同样的车厢号与床铺,但是整体都比之前那辆要新很多。

  
每个床铺也都有独立的紧急供氧口,阅读灯也比之前亮了不少。

  
火车驶出西宁后,列车员会给每个乘客发一张健康登记卡,这个表格也被大家俗称为“生死状”,大概意思就是自愿进藏,后果自负。

  
表格上面除了要填一些基本信息外,还有两条重要的提示内容:第一条是“我已知晓并理解《高原旅行提示》内容”,第二条是“我的身体健康状况能适应 3000 米以上的海拔地区旅行”。

  
晚上 10 点左右,餐车居然经过了,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的我,想着明天就要在高原地区了,得吃点东西加强抵抗力,于是就买了一份盒饭,居然只要 10 块钱,估计是卖不完就变便宜了。

  
顺带还买了一瓶青稞酸奶,说实话还真不错,比内地的要酸,里面还有青稞粒~

  
这趟列车经过青海湖的时间是在晚上,所以眼前一片乌漆嘛黑,啥都看不到。
时间已经到了 11 点,无论如何都要睡觉了,原本想着第二天凌晨 4 点抵达格尔木站的时候,去拍加装火车头的照片和视频,没想到这一晚辗转反侧,全程基本处在一个半睡半醒的状态。

  
再次完全醒来,脑壳疼痛无比,肚子里也在不断翻滚。打开手机看了看海拔,让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,此时的海拔已经是 4600m 以上了,窗外也已是高原的景象。

  
打开背包立马拿了一瓶葡萄糖喝了下去,但是不到 5 分钟后,我就立马跑到了卫生间狂吐。
隔壁车厢来自北方的爽快妹子看到我的状态很差,给我送来了两个橘子,可没想到吃完后不到 10 分钟,我又再次出现了反胃的情况。
整个上午共吐了 4 次,后面列车员都看不下去了,给我推销了据说他们车上很好的一款叫“行天源”的高原运动饮料冲剂,问了问价格,150元!!!
抱着试一试的心态,直接买了一盒,冲了温水喝了下去,然后坐着眯了一会,居然真的没什么想吐的感觉了,头疼也稍微缓解了一点。
到了高原,空气稀薄,由于压力的原因,包装袋都鼓起来了。

  
走在过道上,还是刚刚的妹子看到我状态好了不少,连忙拿了一些水果叫我去洗来吃,然鹅… 洗完后我只拿了一个香梨,其他的都给她了。

  
一早上基本都是闭着眼睛坐在同车厢妹子的下铺,脑海里浮现着各种各样抵达拉萨后不好的画面,以至于在经过青藏铁路最高海拔 5000m 的唐古拉山口时都浑然不知。后面打开手机看了下,海拔正在急剧下降,才知道火车已经驶过了唐古拉山口…
完全恢复活力已是中午时分,此时列车已经驶过措那湖,我才意识到一早上都没怎么拍照片,我重新拿起相机,对着窗外的风景一顿扫射。

  
由于时差的原因,此时西藏的阳光还并不是那么刺眼,但窗外的风景格外漂亮。

  
坐着火车进藏,一路饱览别处难得一见的高原绝色风光,心灵的触动从此刻开始。

  
冬季的西藏,湖面都已结上一层厚厚的冰。

  
或许这里才是我们梦寐以求的远离尘嚣之地,牛羊成群,田园牧歌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

  
在铁路沿线,每行驶几分钟,就会看到一些穿迷彩服的敬礼者,他们是驻守在艰苦站点的哨兵,青藏铁路的守护人。他们在风雪中向列车献上了自己的问候与祝福,形象似雄伟而挺拔的唐古拉。

  抵达“那曲站”时已是下午 2 点,此时西藏的阳光才是最强的时候,下车感受了一下高海拔地区那稀薄的空气,顺便看了看那曲的海拔,呼~ 4513m!还是很高的。

  
那曲站停留时间不长,我立马拿出了先前准备好的湿巾和吸水纸,跑到车窗前擦了一小片区域,擦与不擦的区别还是非常大的。

  
也许是因为临近春节,在那曲站时上了很多藏民,大家都是搭乘这辆列车前往圣城拉萨,藏族小朋友在车厢内也是玩的不亦乐乎。

  
驶出那曲站后,下一站便是本次行程的终点站:拉萨站。沿着青藏铁路进藏,车轮滚滚,翻山越岭,即将逐步靠近向往已久的圣城。

  
从“那曲站”到“拉萨站”区段,最令人兴奋的非“念青唐古拉山”莫属了,“念青”藏语意为“次于”,即此山脉次于唐古拉山脉 —— 在藏人的心目中,它仍然有唐古拉山同样的气度。

  
它终年白雪皑皑,云雾缭绕。在列车行驶过程中,我甚至不知道哪一座才是它海拔 7111 米的主峰。

  
驶过念青唐古拉蜂,映入眼前的又是一座座连绵不断的雪山,看了下地图,有叫“加布心马”的,有叫“巴次普”的,还有叫“夏纳”的… 我根本无法分清哪座雪山对应的是哪个名字,但这已不重要,它们,每一座都足以令我终身仰望。

  
比风景更美的,依然是为铁路驻守的那些哨兵们。

  
越是接近目的地,心情越是激动,但同时又伴随着种种担忧,望着窗外的风景,内心久久不能平静。

  
随着房屋、车辆、公路逐渐增多,并且当列车驶过“拉萨西”站后,我便知道终点就在眼前了。回到自己的铺位收拾好东西,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窗外发呆,心心念的地方即将抵达。

  
晚上 19:36 分,列车准时驶入拉萨站,伴随着几个还留在车上的小伙伴们的欢呼声,我慢慢地离开了陪伴了我 48 小时的 Z164 次列车。

  
拉萨!我到了!我终于实现了“一个人坐火车去拉萨”的愿望!这两天两夜,给我自己人生梦想中的 list 又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勾。当火车越过昆仑山高原、驶过可可西里,翻过唐古拉山脉,亲眼看到那美如画的雪山美景。虽然路途遥远、一路艰辛,但当列车驶入拉萨站的那一刻,我觉得,这一切,都值得!

网友回复:

  我就是清晰地记得,在9月3日12306开放车票预售的第一时间,我“鬼使神差”地按下了确认键。 但是直到临出发前,我那激动的心情,仍伴随着复杂、抵抗的情绪。
我不知道自己是否会出现高反,因为我曾经两次踏上高原都铩羽而归;
我不知道自己是否会无聊烦闷,因为我要在火车上呆53小时无所事事;
我不知道自己是否会孤单无助,因为我要一个人在拉萨度过漫漫数日;
我不知道......不管怎样,我还是踏上了这趟旅程,给自己的人生list又划上了一个钩。

  【Z264】广州-拉萨
第一次产生国庆中秋假期去西藏的念头,是在7月份,当时查了一下 广州 - 拉萨 的机票,往返5000,也就打消了念头。也就是刹那之间,脑海中一个声音告诉我,不如,来一次火车旅行,从 广州 到 拉萨 。9月2日晚上,我查了下10月1日 广州 去 拉萨 的火车票,上面提示,9月3日开放售票。这真是天意,不早不晚,给我预留了抢票的时间。9月3日,我打开了app,眼望着“硬卧892”这个按钮,迟疑了许久,到底该不该去?不过一会儿,系统提示要重新刷新,我一刷新,只剩下54张票,不能再犹豫了,我按下了确认键,一条简短的系统确认信息发送到了我手机上。我长吁一口气,仿佛解决了一件大事,放下手机,转身做其他事情。其实我还没准备好,想着只要在15天内取消,我依然有反悔的机会。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逐渐把住宿、回程机票、景区门票订好,把抗高反的药物买好,我就知道,我再也没有机会反悔。 拉萨 ,我必须要来了。去高原,最担心的莫过于高反,而对高反起决定性作用的,莫过于,千万不要感冒。一切如常,只是到了临出发前2天,我居然感觉到喉咙不舒服,有咳嗽的症状。我不敢告诉家人,因为他们一直反对我自己一个人去 西藏 ,尤其是我身体出现了状况,更是不能告诉他们,引起他们的担心。我买了一些感冒药和消炎药,想在去高原前将病况按压下来。
10月1日,国庆节。
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真是如此,反正病情没有完全按压下来,带着点点的鼻音,拖着一个行李箱,背着一个摄影包,踏上了 西藏 的朝圣之路。搭上去往 西藏 的列车,并没有什么不同之处,依然是普通的候车厅,普通的站台,候车的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兴奋和喜悦,期待着53小时后的惊喜。

  

  每一个来到【广州←→西宁-拉萨】的标识前,都会自拍或他拍,留下自己的身影。

  

  一如既往的硬卧,没有丝毫的惊喜,这张狭窄的床铺,将陪伴我未来的53小时。

  z264分两趟列车, 广州 - 西宁 是普通的列车,到 西宁 后全体人员换乘供氧的火车,正式开始青藏铁路之旅。 时间漫长,列车上的人或玩手机,或搂着睡觉,或看窗外的风景。

  

  火车上的餐饮并不理想,因此自带泡面成为了众多人的选择。

  来自各地的人们带着同样的目的搭上了这趟列车,大家天南地北,却永远有聊不完的共同话题。

  一个小孩全程在打王者荣耀,不知道因为信号问题坑了多少队友,而我在玩的时候,他也是毫不客气将身子紧紧贴在我身上盯着手机看,“讨厌”的不得了。因为这个举动,导致我输了不止一把,直接从王者跌到了星耀。

  在去西藏前提前买了红景天、高原安,但是基本都没有按时按量服用,不知是否因为如此,自己后面在高原没有完全适应过来。能救命的,居然是止痛药。

  列车上,除了泡面,还有各种粉丝~

  也有各种零食。

  当然少不了手机这一神器,绝对是53小时居家旅行的好媳妇。

  很多人担心火车上没有电源,庆幸的是,火车上是有电源的,在硬卧车厢,每两个包厢就有一个电源插座,但是电压不稳定,部分插座是不能供电的,也不允许使用排插。

  我想拍下这个姑娘的时候,她身后的大叔却注意到了镜头,于是做了一个OK的手势,后来他走到我跟前看拍的如何,我抱歉地笑了一下,对焦点并不是那个大叔。

  

  每节车厢都有一排洗手盆,可以在晚上的时候刷牙、洗脸。

  
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尽管列车仍有乘务员清洁打扫,但是抵不过乘客太多,垃圾逐渐成堆,洗手间也越来越脏......

  同一个包厢的广州夫妻,下午还在列车上的时候,他们惊闻自己的孩子走丢了,打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,他们甚至还打算到达西宁后乘坐最早的飞机返回广州,幸运的是他们多方联系,终于联系上了孩子。53小时的漫漫旅途,偶有信号,有时候也是那么的无助。

  

  

  到了兰州,列车的停靠时间比较长,于是难得所有人都下了火车,走动一下,呼吸新鲜空气。

  列车提供的餐饮,不仅有餐车提供的盒饭(25元一份饭),也可以选择到7号车厢去点餐,只是价格相对来说会贵一点,基本都是含有辣椒的,对于不能吃辣的我来说,却是有点食之无味。

  列车快要到达西宁,乘务员在列车上向每一位乘客取回乘客卡。

  终于在10月2日晚上,到达了西宁,换上了传说中供氧的列车。西宁海拔2295m,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,出列车的时候,除了刺骨的寒风外,我不禁大口呼吸了一下,感觉到了明显稀薄的空气,上车以后,赶紧吃了一颗红景天。

  

  每个包厢都有供氧口。

  还是同样的位置,但是感觉火车更新,更干净整洁一些。

  

  上车后,又要再填写一次乘客健康登记卡,感觉像是填写生死状一样,一下子填出了使命感。

  没想到到了晚上8点多,乘务员依然推着餐车进来,只是大家早在6点多就用了晚餐,用余光看了下餐车里的饭菜,感觉明显比之前的列车更好,只可惜已经用过晚餐,只能作罢。

  列车还有餐车送来了水果和酸奶,乘务员极力推荐说西藏老酸奶好喝,在我的怂恿下,车厢里的伙伴们也买了几盒,我感到满满的成就,30小时的交流,我已经不再感到孤独。

  9点30分,列车准时熄灯,所有人都已经上了自己的床铺休息,准备在睡梦中迎接高反的到来。原本喧闹的车厢走廊,瞬间没了动静。

  而我依然没有睡意,随处走动,一看海拔刻度表,居然才2小时,就已经到了3355m的高度,看了下地图,定位显示的位置在青海湖旁,却没办法欣赏到青海湖的美景。

  由于青海的天气是阴天,因此也无法看到所谓窗外满天繁星的景象。

  

  时间已经到了11点,就算再没有睡意,也不能不睡了,挣扎着上了床铺,却开始感觉到有点头疼,看了一集《白夜追凶》,硬着头皮闭上了眼睛。列车在凌晨3点到达格尔木,供氧系统才正式启用。辗转反侧了一晚,也没有睡好,列车在格尔木停靠的时候,甚至还听到列车外人员的说话声......第二天一早,就被嘈杂声吵醒,脑仁疼痛无比,但是天色已亮,挣扎着坐了起来,看看窗外,已经是高原的景色。

  天气不好,太阳在云雾中升起。

  

  12个小时后,此时依然在青海境内,但是海拔已经攀升到4500m。
中国移动、中国联动在列车上并不好用,只有中国电信还是依然坚挺。

  大家都已经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,开始举着相机和手机,在窗边候着绝佳的风景。

  

  一辆辆货车在孤单的公路上行驶着。

  千里冻土上的铁路,凝聚着劳动人民的智慧。

  

  

  

  远远看到唐古拉山,这将是青藏铁路沿途看到最高的山脉。

  到了安多,也意味着终于进入了西藏。这并不是青藏铁路的停靠站,在行驶的过程中我抓拍下来了这一遥远、孤独的站台。

  连绵起伏的高原地貌,配合着光影的变化,神秘莫测。

  天气逐渐转晴,风景也开始好了起来。

  青藏铁路旁的放哨站,有着武警官兵孤独地守着,列车经过,他们都会敬礼。

  进入安多后,青藏铁路沿途风景的重头戏,就算是措那湖了。措那湖是怒江的源头湖,海拔4800米,面积约300平方公里,是世界海拔最高的淡水湖。远远看到湛蓝的湖水,大家已经开始忍不住欢呼。

  自新西兰后,再一次看到这样的湖水,竟然激动不起来。

  眼前的这一切,让我想到了《后会无期》里面的歌词。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
也穿过人山人海
我曾经拥有着一切
转眼都飘散如烟
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
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
......

  此时眼前的西藏,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苍劲,而是闪烁着湛蓝色光辉的那般温柔。

  此刻多想停下车来,走到湖边,用手轻抚湖面,感受那冰冷的温柔。

  

  水晶一般的湖水,自由飞翔的鸟儿,延绵的山脉。

 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,列车驶离了措那湖,同一个包厢的阿姨在兴奋完后开始感到头晕,又回到了床铺上休息。

  

  

  

  

  按照那对夫妻说的,在铁路沿线,随手一拍就是大片,对我而言,谈不上大片,但是每一次快门,都感觉是一幅画卷,让人心情愉悦。

  

  

  千里青藏线,公路、铁路几乎相行相伴,到了青海与西藏交界之处它们却分道扬镳。公路从海拔与珠穆朗玛峰大本营等高的唐古拉山娅口5230米处通过,而铁路则从公路以西50多公里处海拔5072米处的唐古拉山跨越,这里既是青藏铁路的最高点,也是世界铁路的高海拔之最。

  寂静、空旷、风雪、神灵、和像我一样匆匆忙忙的过路客在此相汇,这就是唐古拉山垭口的全部有形、无形、逝去的、现存的灵魂和生命。寒风吹打着五色经幡呼呼作响,过路人们瞬间即逝的出现消失,强忍着严重缺氧而急促的呼吸,心中热血涌动,心跳加速。此刻时间好像嘎然止住,生命也好似变得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的到来、存在和感受……青藏铁路最高点——海拔5072米。

  那延绵的雪山,饱含圣洁。由于高反,大家都平息了欢呼声,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,静静地看着窗外,偶有快门声,是对时间的记录。

  经过唐古拉山口,或许是整段旅程最为煎熬的时刻,有人躺在床上吸氧,有人直接在过道上呕吐,却正是如此不和谐的画面,才真正打破人们对青藏铁路幻想——并没有像公众号文章宣传的那样风骚,它也有真实的一面,美好却又残酷。

  穿过山口,海拔开始一路下降,再次看到了房屋,也看到了行驶的车辆。

  青藏铁路的一旁,就算青藏公路,偶遇进出的车辆,心里向他们说一声你好。

  

  

  

  

  

  由于头疼,我几乎一个下午都是坐在床铺上不动,不敢睡觉,因为睡觉会让头疼的情况加剧。吃了一颗止痛药,安安静静地看着窗外的风景。

  房屋越来越多,我知道,距离拉萨已经越来越近。

  下午5点30分,列车缓缓驶入了拉萨站,53个小时的旅程,就这么告一段落。所有人都没有欢呼,安安静静地坐着,似乎不舍得分离。感觉就像是一场梦一样,在出发前的各种抗拒,到途中的欢歌笑语,再到下车前的安静等待,这是青藏铁路上的生动写照。

  

  来到 拉萨 站,不免来一张留念,纪念自己疯狂了一把。

我来帮忙解答
验证码 点击图片刷新
  • 今日头条
  • 铁路资讯
  • 航空资讯
查看更多今日头条>>
  • 公路资讯
  • 旅游专题
  • 防骗专题
查看更多防骗专题>>
  • 百科/常识
  • 天气资讯
  • 生活小贴示
查看更多生活小贴示>>
  • 公交资讯
  • 酒店资讯
  • 签证资讯
  • 教育
  • 美食
  • 健康
  • 数码
  • 家居
  • 娱乐
  • 生活
查看更多生活>>